原标题:多地景区门票主动或按规定降价 消费者“打卡”意愿提升

  来源:证券日报

  本报记者 昌校宇

  “景区门票降价等‘促销’对我而言较具吸引力。”河南省信阳市市民田苗苗(化名)8月13日给《证券日报》记者算了一笔账,“一般国内5A、4A级国有景区的门票价格在百元左右,按一家五口出游计算,门票需要花费五百元至六百元。如果该项费用减半,能节省不少开支,让我有想去‘打卡’的动力。”

  8月11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发布《关于持续推进完善国有景区门票价格形成机制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提出,2020年继续推动景区门票降价。综合考虑各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及景区规模等级差异,区分景区不同经营管理模式,创新价格管理方式,分类施策推动国有景区门票价格回归合理区间,降低偏高的门票价格水平,推行收支信息公开。今年下调景区门票价格应考虑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结合当地实际,坚持远近结合,既要有利于推动旅游业发展,又能保障景区正常运转。

  “有序推动国有景区门票价格下调既是应对疫情影响、扩大消费、活跃经济之举,也是规范旅游景区门票价格形成机制的改革之策。两者结合有助于从短中期优化旅游市场供给,促进旅游消费回升,满足消费者日益增长的消费升级需要。”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刘向东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通知》的发布,正逢多地集中推出景区免票、降票价等促销活动,各地动作与国家政策导向不谋而合。那么,消费者对此是否“买账”,旅游市场能否回温呢?带着上述疑问,记者8月13日进行了采访调查。

  传统旅游旺季变身“打折季”

  8月份原本是传统的旅游旺季,但今年全国多地景区则开启“打折季”。

  丽江玉龙雪山旅游景区(5A级)自2月20日恢复接待游客起,就开始执行门票价格五折优惠,收费50元。景区服务热线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优惠期限至12月31日止,没有法定节假日等时间段限制。”

  同样执行门票半价优惠的还有泰安泰山风景名胜区(5A级),景区管理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根据山东省发展改革委、山东省文化和旅游厅《关于降低全省国有景区门票价格的通知》和泰安市发展改革委、泰安市文化和旅游局《关于降低国有景区门票价格问题的通知》要求,从8月1日至12月31日,景区普通门票非法定节假日执行优惠价格57元,在法定节假日执行原政府定价115元。”

  张家界天门山景区(5A级)自3月2日恢复对外开放起,游览票价执行政府最新定价,以游览套票形式合并销售,包含62元门票费用和183元交通费用。其中,3月2日至4月30日,购买景区全价票的普通成人游客可享受半价优惠,优惠后的套票售价为123元(31元门票费用+92元交通费用)。不过,当记者问及“后续景区是否会推出门票减免举措”时,张家界政府热线工作人员答道,“如有变动将提前发布通知。”

  此外,《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自2018年6月份,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关于完善国有景区门票价格形成机制降低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的指导意见》,对各地提出降低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的要求以来,有关部门及各级政府陆续出台相关政策,部分景区门票也已实现“一轮”降价。

  黄山风景区(5A级)管理委员会负责旅游咨询的谢先生在电话中向记者透露,“根据《安徽省物价局关于降低国有5A级景区门票价格的通知》精神,自2018年9月28日起,景区门票价格由230元降为190元,降价40元、降幅17.4%。”不过,景区自今年3月18日恢复正常开放以来,未推出门票减免等举措,谢先生表示,“目前景区门票仍维持原价不变,暂不清楚后续是否会调价。”

  泰山景区管理委员会工作人员则介绍,“自2019年3月1日至2022年2月28日,泰山景区内所有景点门票总价格由240元降为115元,3日内有效,有效期内不限制游览次数。”

  消费者忙出游

  除了国有景区忙降价外,旅游平台、旅行社也没闲着——忙统计、忙带团。

  携程发布的《跨省团队游恢复半月人气报告》显示,7月14日文旅部发布通知恢复跨省(区、市)团队旅游,截至7月29日的半个月以来,云南、四川、贵州等热门目的地游客量环比增长最高达273%,四川、广东、云南等热门出发地游客量环比增长最高达1200%。此外,全国已经有4000多家旅行社在携程平台上发布国内游产品,相比跨省旅游恢复之前,数量增加了一倍,而旅行社推出的产品价格普遍低于往年同期的20%到30%。

  同程艺龙数据显示,7月15日平台上国内酒店创建间夜量同比增长超过30%,创疫情以来新高。随后一周,国内酒店创建间夜量同比增长稳定在20%以上。记者致电同程艺龙客服热线(国内)时,工作人员表示,“跨省‘组团游’恢复,叠加多地的部分景区实行门票减免举措,近期咨询旅游相关事宜的消费者明显增多,就我个人接电情况来看,云南、海南两个省份最受消费者青睐。”

  陕西海外旅游有限责任公司西安分公司总经理于世春向记者介绍,“7月14日以后,西安地接一日游的‘散拼团’(3人—5人的‘小包团’居多)明显增加,平均每天参团的消费者达到600人左右,导游上团率也提高至40%以上。”

  “得知西安市5A级景区大唐芙蓉园和全市80%以上各级各类国有博物馆等从8月1日起面向公众免费开放,我们一家三口立刻出动,去玩了3天,仅景区门票就省了近千元。”刚从西安市游玩到家的天津市民尹翔(化名)告诉记者。

  “逐步降低国有景区门票价格确实能让大家更愿意出游。”刘向东分析道,旅游经济由吃、住、行、游、娱、购等多个产业构成,景区门票调价有助于让消费者将消费转移到其他产业消费上,从而切实带动更多就业和景区附近的居民增收。对于国有景区的日常维护则可以通过筹措多方面资金,包括推进国有景区经济管理体制的市场化,引导门票价格逐步形成由市场决定机制。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马斌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补充道,景区门票是硬性或非弹性收入,而旅游业发展到成熟期后,需要挖潜的恰恰是弹性收入,以增加消费者滞留时间带动弹性收入增长,旅游业才会进入产业链条完整的更高阶段,从而形成良性循环。不过,现阶段国内不少景区仍受疫情影响较大,门票调价的同时还应平衡景区运转和刺激旅游消费两者之间的关系,切忌“一刀切”。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刘玄逸

admin 新万搏客户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